创客活动

【活动回顾】创意周末-编写简易Flappy Bird!

 

4月17日(周五)晚7:00,在创客空间准时开展了本次创意周末。

谁说宿舍不能装电梯?

 

意识上传不是科幻

PingWest品玩特约作者 啸语 “原创技术观察,写给万分之一的创新者”
  开源蠕虫(OpenWorm)计划的研究者最近成功把模拟蠕虫大脑接入轮式机器人。研究人员利用声呐等外部传感器给模拟蠕虫输入刺激,左右马达连接到模拟蠕虫的运动神经元以执行大脑指令。在没有接受明确编程的前提下,该机器人实现避障,显示模拟大脑可以像生物大脑一样工作。
  美国和欧盟的脑计划以绘制人脑图谱并且最终模拟大脑,实现全脑仿真作为目标。这种模拟可能有助于帮助攻克疾病或者在计算机方面取得突破。
  开源蠕虫项目的模拟大脑是基于秀丽隐杆线虫。科学家们在1986年发表了秀丽隐杆线虫大脑突触连接组的第一张图谱。该蠕虫的大脑含有302个神经元和7000个突触,对比人类大脑有860亿神经元和一百万亿个突触。
以上整理自 Worm ‘Brain’ Uploaded Into Lego Robot
  前不久的《黑镜圣诞特别篇》就表达了对于这类技术的恐惧。
  英剧《黑镜》以建构于现代科技背景的故事,表达了当代科技对人性的利用、重构与破坏。
  刘慈欣在《中国2185》中提到了意识上传技术,通过分子级的扫描和仿真,上传了“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创始人之一”。
  “不过,那些复活者确实是非凡的,他们有无穷的精力,广博的知识,还有许多原生质人所不具备的能力,比如今天的人民大会,如果最高执政官是一个‘脉冲人’的话,大会根本不需要归纳软件,她可一字不漏地聆听每一位公民的发言……将来无疑会有一个集成电路块中的社会与原生质社会并存,所以脉冲人’领导者的出现是必然的。也可能共和国的宪法有一天会规定最高执政官必须由脉冲人’来担任,但那是将来的事,让将来的人去操心吧”
更多精彩请见原文

FlexBot创始人来创客空间啦!

海洋

加拿大籍印度人,曾在加拿大和印度上学,大二跟随父亲来到中国贵州,就读于贵州大学。毕业后保送至清华大学计算机系,现读硕士二年级,研究方向是机器学习。